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天坛乐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0|回复: 0

在深沟里呼喊

[复制链接]

2981

主题

2981

帖子

897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970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一个酷暑难熬的夏日,因为公事我回到自己的故乡南村,也因此才有幸见到阔别已久的孩童玩伴刘福安。也因此令我想起了关于他的故事,这个故事要从1990年说起。   

     

     

  (2)   

     

  1990年的时候,一辆从南村发往县城的拉煤大货车,在距离南村五公里的路段出了车祸,大货车坠落到二十米深的山沟里,司机刘怀民不幸离世。那一年我六岁,我怀着对死人的好奇一路尾随长辈去了事故现场,一路上天空乌云笼罩,狂风怒吼,路边的树枝相互拍打发出喳喳的响声。在离事故现场不远的地方,我听见了一个妇女呜咽的呼喊声,仿佛脆弱的幽灵在空中哀嚎,随着声音的逐渐清晰,我越来越害怕,我拼命挤入长辈的列队里,可是长辈们个个满脸惊慌,根本没有在意我的存在,他们嘴里不时发出沉闷的声音:   

  “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样走了,留下孤儿寡母,往后的日子可苦了。”   

  我怀着恐惧的心来到大货车坠落的山沟里,看见成群的村民簇拥在破烂的货车旁,五岁的刘福安在人群里走来走去,这地方于他来说犹如一场盛大的集会,他根本不知晓自己的父亲已经殒颠了,他所能做的就是在人群里自由穿梭引起人们对一个孩子的注意。后来他看见了我,然后微笑着跑过来挽着我的手说:   

  “我爸爸在地上睡着了为什么我妈妈要哭?”   

  “你爸死了。”   

  “我爸为什么要死。”   

  “翻车死的。”   

  刘福安松开我的手,又在人群里走来走去,此时天空变得越来越黑,天际划过一道闪电发出耀眼的光芒,像召唤亡灵的强光信号。没多久天空就飘起了倾盆大雨,雨声雷声掩盖了人群的脚步声和人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我和刘福安像两只惊慌失措的小白兔,在泥泞的道路上奔跑,跑回南村,一路上雨越下越大,道路滑得宛如泥鳅,害得刘福安摔倒好几次。或许老天爷从来就不会怜悯弱小者,即便亲人都离他而去,只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   

  到了翌日午后,刘福安的父亲在唢呐与鞭炮的歌颂中葬进村庄的后山,此后所有关于刘怀民的一生将随着尘土一起被时间遗忘,刘福安也在时间的急流里曲折成长。   

     

  (3)   

     

  六月的天空蔚蓝辽远,校园弥漫着浓厚的学习氛围;荷花池里成群结队的鱼儿游来游去;校道上是一排排挺直的芒果树,树枝挂满了金黄色果子;蜻蜓不时拂过池面泛起涟漪一圈圈向四周划开,然而不远处的篮球场上有一群少年在争吵。十六岁的刘福安左脚踩在一个少年的脊背,围观人群一个个嬉笑怒骂大声喊道:   

  “福安,踩死他,给我们踩死他。”   

  人群的怂恿是一个少年显现英勇气概的最好证明,刘福安望着脚下被打趴的少年,阴鸷的笑了笑,接着他抬起脚狠狠踢在少年的头颅喊道:   

  “你大爷的,知道我是谁吗,知道了还敢撞我,我看你是活腻了。”   

  少年发出脆弱的哀求声:“福安大哥,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   

  刘福安并没有理会少年的哀求,他像着了魔一样继续抬脚猛踢,就在这时候人群突然四处逃开,刘福安回神发现脚下的少年已经晕厥了,他想逃离但又不甘心,他围着少年走了一圈,然后俯身用手捏了捏少年的睾丸,笑道:   

  “你大爷的,假死啊,睾丸都还热呢。”   

  刘福安仍见少年一动不动,他害怕少年真的会死,所以拔腿就往校园的围墙跑去,很多专家首先想到的是黑色素治疗翻过围墙逃命去了。   

  校园的风还在天空盘旋,空气里弥漫着脆弱的生命气息,刘福安在炎热的天气里拼命奔跑,跑回了南村。   

     

  刘福安回到家看见母亲坐在窗棂下的光圈里剥豆,他沉默着径直走进自己的寝室关上门,这时候母亲起身走到他房门口敲了几下说:   

  “福安,怎么回来了,今天不上课吗?”   

  “学校放假了。”   

  “那妈妈给你热饭去。”   

  “我不饿,你别烦我,我要睡觉。”   

  母亲叹了一口气,走到墙角边然后拿起扫帚和簸箕扫地,他一边扫一边抹眼泪,眼泪是一个女人最珍贵的东西,特别是经历了伤痛过后的女人。虽然时间可以使所有的记忆遗忘,但眼泪却始终坚守陪伴,因为只有眼泪才能够让一个女人明白即便忍着泪水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傍晚时分,夕阳最后一抹血红色的晚霞逐渐消失,村庄里炊烟袅袅,村口的老榕树下走来几个陌生北京白癜风医院人,他们和村童说了几句话之后,一副凶神恶煞地向刘福安家走去。那时候刘福安的母亲正好在门口洗菜,见来了一帮陌生人,她感到有些惊讶,紧接着恐惧一缕缕蔓延到她身上。   

  几个陌生人在她面前驻足,然后问她这是不是刘福安家,她望着几个陌生人,仿佛灾难都镌刻在他们的脸上,并且一步步席卷而来,她放下手中托起的菜叶说:   

  “我是刘福安的母亲。”   

  “刘福安在不在家,叫他出来,我要打断他的狗腿。”一个留着平头的中年男子喊道。   

  “我儿子犯了什么事。”   

  “刘福安把我儿子打成轻度脑震荡,现在躺在医院,我要让他偿还。”中年男子继续喊道。   

  刘福安的母亲站起身,眼前一片晕眩,仿佛巨石从山顶滑落狠狠压在自己的胸口,她蹒跚着跑进房里呼喊刘福安,用力敲击房门。刘福安没有开门,她就跪在门口哭喊着:   

  “福安,你开开门好吗,开门跟妈妈解释清楚,妈妈求你了。”   

  刘福安在房内吼道:“妈,不就是打人嘛,我还想把他拧成麻花剁成肉酱呢。”   

  几个陌生人闻声也跟着走进房里,用脚踹烂刘福安的房门,然后拧着他的脖子拖到门外,刘福安的母亲见势不妙,她苦苦哀求恳请他们放过刘福安,所有一切损失由她一人偿还,可陌生人没有理会他母亲的哀求,他们抬脚就踢刘福安,刘福安倒在了地上,他没有吱一声,而是用凶恶的北京白癜风医院眼神凝视他们,这时母亲哀嚎着跪在地上,用恳求的语气说道:   

  “你们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儿子吧,他还是个孩子。”   

  刘福安见母亲狼狈跪地,他心中万念俱灭,猛然大吼一声站了起来,然后跳进屋里,就在众人惊愕间,刘福安手握一把亮晃晃的菜刀从房子里走出来,他面目狰狞地大吼道:   

  “你们欺人太甚,我要宰了你们。”   

  刘福安擎着菜刀像发疯一样朝陌生人砍去,陌生人在慌乱中四处逃窜。母亲站起来然后跑过去拖住刘福安的大腿,哀求他把刀放下,刘福安拼命挣扎嘴里吼着,要送他们去见阎王爷。   

  母亲和刘福就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天坛乐跑    

GMT+8, 2017-6-23 23:33 , Processed in 0.11088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